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咖啡经常被人与印尼咖啡混为一谈。但这两者几乎在各个方面都迥然不同。巴布亚新几内亚占据了与伊里安查亚所共处岛屿的东部半岛,这里仅出产少量的咖啡。这里与爪哇和苏门答腊距离遥远,无论是从地理上、文化上还是咖啡生产的各个方面差异都非常大。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许多民族与讲印尼语的人群或其他许多印度尼西亚族群之间没有任何共同之处。并且咖啡也不像许多印尼咖啡一样,并不使用湿刨法加工;他们使用湿法加工,虽然名字听起来相似,但是所获得的咖啡口感味道大不一样。
 
咖啡的种植区占据一个连绵的山脉地区,但是却清晰的划分为“东高地(Eastern Highland)”咖啡和“西高地(Western Highland)”咖啡。东部地区的贸易以Kainantu镇为中心,西部地区围绕Goroka的加工站展开,咖啡种植则以哈根山(Hagen)山为中心。
 
巴布亚新几内亚有许多小型农场,可以被称之为“咖啡花园”。一个“农户”家附近大概会种植100棵左右的咖啡树。它也体现出了咖啡种植的随意性质。无论是实施大规模还是小规模种植的农民,都没有太多的动力使其更加重视咖啡。为什么?首先,这个地方的土地非常肥沃,无论种什么都会获得大丰收。种植用于在当地销售或家庭消费的作物并不困难。巴布亚新几内亚不存在食物紧缺问题,几乎没有必要种植经济作物购买食物。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该地区扭曲的经济状态。巴布亚新几内亚曾经被形容为“山上布满金子,海里都是石油”。您还可以补充一点,那就是天然气也多的冒泡,因为现在这里已经完成了价值60亿美元的管线工程。因为地形崎岖,缺乏连接这些矿产丰富地区的道路,全国各地的运输很多都是靠飞机或直升机进行。在这里投资的公司能够获得丰厚的回报。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文化在很多方面都充满部落特色,因此相比起经济利益,更重视人民的价值。本地的部落间冲突经常发生,因为在驾车的一小时车程中,您可能已经经过了两三个讲不同语言的族群领地(并且可能之前有过冲突历史 ),在这里将农户组织起来比较困难,也很难建立信任合作关系。
 
跨国公司在这里有大笔的资金流动操作,因此有时候会出现比较极端的现象。例如,在Port Moresby的首府,一间酒店房间的价格可能在600至800美元之间。而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内陆小城,在印尼价值30美元一晚的房间,要价可能在300美元。
 
除了经常将咖啡果出售给湿磨加工站的小农户外,巴布亚新几内亚还有大量种植园。Carpenter家族拥有大量的茶树种植土地,同时也主宰着咖啡种植产业。他们之前拥有著名的Sigri农场和一些小型农场。最近这些农场似乎已经卖给了一家跨国公司。其他一些在美国为人所指的咖啡多位基本品牌,而非来自具体农场。Kimel是一家大型农场,他们也从周边种植户那里购买咖啡,并在其名下销售。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些种子来自牙买加蓝山品种,其中有来自坦桑尼亚的阿鲁沙(Arusha)铁毕卡品种。一些则是更现代的杂交品种或印度“肯特(Kent)”品种另外也有许多经典的波旁咖啡。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主要问题是低水平的咖啡加工过程与干法加工方式。Sweet Maria’s到访了Goroka的主要干法加工站之一,他们使用机械干燥机,以便尽可能快地将咖啡运送出去。这使得整个过程产生了很多烟雾,污染了装在黄麻袋中的咖啡青豆。事实上,他们的咖啡尝起来都有一种烟熏的味道。
 
在小型的加工站中,经常会出现未成熟与成熟的咖啡果相混合的情况。这与商品贸易一样,咖啡并不会因为拥有不同的品质而被区分开来。这里的加工设备大部分都是与肯尼亚相似的旧英式机器;McKinnon和John Gordon品牌的机器虽然古旧,但仍然可以生产出很棒的咖啡。他们使用圆盘碎浆机并现场对咖啡分级,一些农场甚至使用肯尼亚两阶段发酵方法,但是在露台或干燥床空间已满时,您会看到咖啡被铺在塑料板上干燥, 下雨时会被浸泡,干燥效果较差。这种咖啡具有巨大的潜力,并且处理加工咖啡的人都知道如何调节和利用周围环境因素,因此当一切环节都正确完成时,会获得不错得高品质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