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亚

风景秀丽的乞力马扎罗山是北方咖啡产地的标志,而南方的咖啡产地则以美丽的坦南尼卡湖(Lake Tanganyika)为依托,从某些角度来看,坦桑尼亚咖啡如此不为人所知实在令人不解。但是如果您的邻国肯尼亚是东非的咖啡强国,那么就很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复杂的历史情况导致咖啡生产失败的开端;德国和英国殖民统治带来的不确定性;优先种植其他粮食作物;植物病害使得咖啡树大量减少等原因抑制了坦桑尼亚在数量和质量上的咖啡生产潜力。

这种潜力仍在散发着希望之光,有的时候增长最快的种植园和小型的合作社能够成功的将潜力转化为成果。但是有的时候,在转化的过程中,咖啡质量会受到影响,更准确的说,这个问题大多发生在转运的过程中。坦桑尼亚咖啡一般都是典型的东非湿洗(湿法加工)咖啡:它通常具有明亮的(酸性的)口感,以及几乎可以说是强烈的味道。坦桑尼亚咖啡有时候缺乏平衡度,但主要的风险是由发酵不良、储存或运输损坏而导致的异味。政府在咖啡出口方面的官僚主义问题严重,特别是当您想尝试一些创新的举动时——例如出口小批量混合的咖啡,很可能会导致咖啡被滞积在达累斯萨拉姆闷热额港口,无法及时运出。即使是密封包装(例如Grainpro编制麻袋或真空包装)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防止咖啡质量受损。

咖啡种植区域主要位于北部和南部,这两个区域都具有优质的潜力,尽管买家更熟悉阿鲁沙(Arusha)和莫希(Moshi)附近的北部乞力马扎罗咖啡和梅鲁(Meru)咖啡,但这两个地区的潜力其实都很大。坦噶尼喀湖(Lake Tanganyika)附近的基戈马(Kigoma)地区也很有潜力。维多利亚湖(Lake Victoria)附近的喀格拉(Kagera)地区是罗布斯塔咖啡的生长区域,其出产的中粒咖啡占坦桑尼亚所有产量的25%左右。在南部,松盖阿(Songea)地区的姆宾加(Mbinga) 出产有口味优质的咖啡,而气候相对较为干燥的姆贝亚(Mbeya)地区则非常适合咖啡的生长和加工。

阿拉比卡咖啡随着耶稣会和德国殖民统治的到来而被引入到坦桑尼亚,当时被引入的咖啡应该与波旁品种很类似,并一直生长发展至今。在这一时期,来自波旁岛(现在留尼汪岛)的原始咖啡品种被散布到东非地区,有的以将其引入的传教团体而命名,例如法国传教波旁(French Mission Bourbon)或苏格兰传教波旁(Scottish Mission Bourbon)。肯特(Kent)品种源自印度,但是在生产中并不常见。N39是较新的混合品种,它具有明显的波旁种特点,另外还有名字非常好听的KP432。您今早想来一杯美味的KP432吗?

坦桑尼亚的研究机构TACRI积极开发新的品种,致力于帮助坦桑尼亚农民提高咖啡的抗病能力和产量。我们希望新品种能够拥有与传统的波旁种一样的口感特色,不带有Catimor品种的罗布斯塔遗传基因问题。不过这个要求并不容易达到。在坦桑尼亚,咖啡真菌病和咖啡枯萎病都是比较严重的问题,另外培育具有抗旱特性的种子也是非常必要的。虽然咖啡是该国的重要作物,并且占出口收入的20%,但用于维持作物生长和供人类饮用或使用的水对人们的健康来说更为重要。
不知是何原因,但是来自坦桑尼亚的公豆(Peaberry)在美国市场占有独特的优势。公豆经常会被单独挑选出来并以高于其他地方的价格出售,但是咖啡口感有时候带有污染异味,与其价格不符。尽管烘焙方式有所不同,并且(我觉得)这种方式更适合于小型的家用空气动力烘焙机,但是由于其形状的原因,公豆不带有遗传的内在品质。营养不良、根部变形或者在成熟阶段缺水(这在坦桑尼亚的某些区域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等压力因素的植株更易产生公豆。但是其主要问题在于公豆的批次经常是在较长的时间周期内,从许多不同的种植户那里收购来的,也就是说好得、坏的、新鲜的和陈旧的咖啡豆都混在一起,等待积累成批后进行处理。这一点对咖啡的口感味道非常不利。

Sweet Maria’s现在正在坦桑尼亚直接选择特定的合作社和小型农庄产出的咖啡,这主要得益于我们在该国国内的合作伙伴已经为我们做好了相关的准备。过去,几乎所有的咖啡都要通过政府咖啡委员会每周举行的拍卖来进行交易。即使他们能够找到愿意支付更高价格进行购买的合作伙伴,由于融资原因、法律法规和传统习俗等问题,许多高品质咖啡都被送到了拍卖行,最后成批以更为商业化的全集装箱形式销售。

2014年是Sweet Maria’s直接在坦桑尼亚运营的第一年,这意味着他们在出口商的帮助下,可以在坦桑尼亚挑选理想的咖啡批次,参观杯测结果优异的农户团体和农庄,并且考虑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我们之所以能这么,一部分是因为咖啡委员会现在允许直接销售;他们不再要求每一批咖啡都需要通过拍卖出售。其次,我们在当地找到了一些好的合作伙伴,他们了解质量的重要性。尽管针对递送给我们的咖啡,我们要承担更大的风险,但在当地拥有了解我们对咖啡品质期许的出口商,并且采取措施来减少“通常处理方式”所具有的缺陷,意味着Sweet Maria’s在坦桑尼亚的采购活动中能够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在Sweet Maria’s收购今年的咖啡时,农户通过递送至仓库的羊皮层咖啡豆,及时的收到了符合当地价格水平的款项。在找到咖啡买家,并在买家支付稍高的价格后,我们还向团组中的所有农户分发支付第二笔款项。他们可以被用来满足家庭需求、支付教育费用或者用在其他需要用到的地方。但在淡季,我们还会提供有针对性的协助,以改善咖啡灌木的健康状况,提高咖啡湿法加工技术,并通过农艺师带来专门的帮助。这样能够激发农民的积极性,他们在每个收获季节就更有可能提高收获的成果,所生产的咖啡也能在杯测中获得更好的评价,这样我们也会为其支付更高的价格;这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有益的循环,同时也能在现在和未来,向我们提供更加不俗的咖啡。